挤挤挤​!全世界只有中国这么挤​!

远方青木 2020-10-07

这个国庆假期,没出门的人有福喽。躺在家里,看无数的中国人在旅游景点里堵的欲仙欲死。那感觉,倍爽。 

10月1~4日,全国接待游客已达4.25亿人次,实现3120亿元收入,预估整个国庆的旅游人数将达到5.5亿以上。
各地的景点,已经被挤爆了。北京八达岭长城,交通拥挤,甚至出现了堵人现象。注意,不是堵车,是堵人。 

去年,一位游客对人山人海的景区大喊:我后悔啦,我不想出来玩啦,我想回家!
爆红网络后,今年很多人模仿。今年的黄山景区,就是非常适合模仿这一段子的场所。气温骤降,大雨倾盆,还堵在山路上动弹不得。真的是很酸爽,估计肠子都悔青了。 

而市内的情况也没好到哪去,重庆交通瘫痪,一度拥堵到封桥,禁止车辆通过,把这个桥面让给行人走。 

上海南京东路,警察小哥哥组成的人墙红绿灯,再现江湖。

敦煌月牙泉景区,游客多到铺天盖地,差点让人误以为匈奴要发兵攻打中原了。 

当然,攻打中原了也没事,打算去少林寺拜师的新学徒也不少。 

选择在国庆节期间出门旅游的人如此之多,多到直接把景点给挤爆,挤到神图满天飞,让人看一眼就彻底丧失了出门的欲望,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了两个信心:首先,国家有信心,中国很安全,新冠疫情不会因为人挤人的高密度旅游而复发。其次,百姓有信心,中国很安全,自己去那些人挤人的旅游景点,不会被感染新冠病毒。放眼全球,能同时拥有这两个信心的国家,唯有中国一个。欧美国家的政府倒是对疫情很有信心,鼓励百姓出门上班、游玩,声称非常安全。就在前几天的总统辩论中,特朗普还公开嘲笑拜登戴口罩,认为这是胆小如鼠的表现。连口罩都不愿意戴,也鼓励国民不戴口罩,你说这是多有信心啊。但欧美的国民却对疫情没有信心。不管嘴上怎么说,身体都是很诚实的,欧美的国民主动减少了外出,尽可能的居家,大街上空空荡荡。往日里热热闹闹的多伦多机场,现在冷冷清清,几乎看不到乘客。 

而在澳大利亚的阿德莱德市,空空的街头上甚至出现了一只游荡的袋鼠在奔跑游玩。 

民众用实际行动,表达了他们对新冠疫情的信心。
这还是在政府反复宣称新冠病毒危害轻微的前提下。命只有一条,没人会和自己的小命过不去。而中国重庆的解放碑,国庆节里的人流,是这样的。 

上海外滩的人流,是这样的。 

这些人挤人的照片,犯了疫情防控的大忌,里面哪怕有一个新冠患者,立刻就会引起新冠疫情大爆发。
所以当这些把人给挤成肉饼的神图流传到国外时,所有的外国人都震惊了。中国政府和中国民众是对疫情多有信心,才敢安排这样的国庆游活动。连《纽约时报》都不得不改变口吻,说“中国以惊人的速度恢复到接近正常状态”。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我们本来不相信中国已经恢复到了正常状态,也不相信中国所谓的零感染数据,觉得中国人和他们一样处于新冠疫情的水深火热之中。
但看你们国庆节玩的那么开心,人流那么密集,现在终于相信了中国已经彻底实现了病毒归零的壮举,所以勉强承认中国恢复到了“接近正常的状态”。其实早在8月17日,武汉就已经恢复了正常,开放了玛雅水公园,每日都有数千人前往水公园避暑。武汉作为曾经疫情最严重的城市,居然在外国病毒大爆发时公开举行了千人泳池派对,这让外媒异常震惊。 

当然,西方网民的说法比较奇葩,他们认为这是中国政府的摆拍,故意粉饰太平。
但实际上,此时的武汉,已经连续3个月实现零感染了,老百姓自然敢去玛雅水公园玩千人派对。八月份的时候,只是数千人在水公园聚会,欧美还可以说是中国在粉饰太平,故意摆拍。但到了10月份,全国数亿人密集出行,人山人海的照片满大街都是,所有的外媒都哑口无言了。找数亿人摆拍,在全国范围内摆拍。如果真能找到那么多人配合,那还叫摆拍么?全球的媒体,都对中国的国庆黄金周做了大幅报道,因为外国肆虐的疫情和中国人的安宁祥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哪怕堵在黄山上被暴雨淋,也比待在国外强得多。至少,黄山上不可能有新冠病毒。中国的防疫,美国学不来,欧洲也学不来。这种极端重视底层民众的生命权,宁可大封全国牺牲经济的行为,没想到最终反而拯救了中国经济。

在全球其他国家都陷入泥潭时,中国工厂在全速的运转。最后,中国政府不仅保住了底层民众的生命权,还保住了底层民众的饭碗,做出了疫情试卷中的最优解。作为曾经疫情最严重的城市,作为全球第一个被封的城市,武汉不仅成功的恢复了过来,还成为了中国人旅游的热门目的地。武汉,同时跻身“国庆假期热门目的地榜”和“热门客源地榜”全国前十。 

你说,今天的中国人,得对武汉有多大的信心,才敢踏入这块曾经被封城的土地。
但事实上,武汉已经连续6个月零感染了,而且民众拥有抗体的数量也是全国第一高。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武汉都已经成为了全国最安全的城市,这也是武汉能成功吸引大量游客的核心原因。而在今年的1月26日,武汉因为封城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当时一位武汉记者在进行实况直播时,面对曾经车水马龙,如今空空荡荡的长江大桥,情绪突然失控,数度哽咽,不断的重复“我的武汉一定会好起来!”。

当年的恐慌,当年的痛苦,如今还有几个人记得?太久远了,记忆模糊,感觉好像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但其实,仅仅才9个月而已。中国的一个普通记者看到自己的城市被病毒感染后,都情不自禁的痛哭流涕。而美国的大总统在全国感染750万人之际,谈笑风生,和中国记者形成了鲜明对比。我想,这大概就是中美的核心差异了。中国,暂时还不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但绝对是世界上对底层国民最负责任的国家。幸好,我出生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