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阻止英国比法国更快投降?

2020-03-17

这几天,有三篇文章在网上被人们议论纷纷,亿万网民奇文共赏,非常热闹。

一篇是中国青年报在呼吁“停止妖魔化外国防疫”。

作者把国内的自媒体批判了一番,说他们在“妖魔化外国的防疫措施”,不严肃,不客观,没有公信力,自己则引据了几位“记者朋友”的说法,他们看了国内的自媒体后,都摇头说“纯粹胡扯”。

接着又呵斥国内的营销号“吃相难看”“姿态下作”,谴责了“让外国抄中国作业”这种提法,说国内的媒体没有客观呈现其他国家政府和民众的抗疫努力。

一番话说得令人瞠目结舌,简直是国内“驰名双标”。

《路透社》《纽约时报》《南德意志报》等世界“主流”媒体,喷起中国来毫不客气,又是“专制”,又是“反人权”,又是“数据不可信”。

更不用说打着巨号标题“新冠病毒、中国制造”的媒体,以及向全世界广播要求中国人道歉的美国主持人。

但中青报的这位编辑,只许外国媒体在中国人头上随意大小便,不许国内的自媒体搬运一下外媒报道,偶尔发发牢骚,深得双标精髓。

“你们不要妖魔化外国防疫!”

“我们怎么妖魔化外国防疫了?”

“你们竟然把外国的做法又说了一遍!”

另外两篇是《三联生活周刊》和《财新网》对英国“群体免疫”疗法的辩解。

财新网说,英国的这种“群体免疫”的办法,是另一种防疫体制,充满了不确定性,要期待未来的答案。

三联周刊更绝,直接说英国的防疫措施“为科学家提供了多个对照组,好让未来的人类找到效率更高的应对方式,是一种更高级的人道主义。”

在来势汹汹的疫情面前,某些欧洲国家放任自流,无视自己国民的健康安全,反社会、反人类,这也能洗得干干净净,而且还不让别人质疑。

不得不说,某些新闻工作者水平真是高。

“现在文艺界啊,有很多问题。很多文章大家看了有意见,有的文章像是从日本飞机上撒下来的,有的文章应该登在国民党的《良心话》上。”

李德胜同志曾经的话,至今仍振聋发聩。

我的观点和中青报恰恰相反,现在世界疫情来势汹汹,各国媒体,尤其是中国媒体,需要站出来指名道姓地批评某些国家的消极防疫措施,督促各国政府积极行动,一致采取严格措施,拯救人类自己。

任何一家媒体,如果去给消极措施,乃至英国这种反人类措施洗地,都是对全人类的不负责任。

因为现在人类和新冠病毒的战争,实质上已经是世界大战。

一个身为五常的国家,在战争中却要当逃兵。

不骂你难道还要夸你吗?!

而且,绝对不能停留在口头上,要行动上逼迫英国人,不允许他们当逃兵。

为什么?

1

有公知特别喜欢说,英国自有他的国情在,做不到中国这样的方式,放弃抵抗有他的道理。

但是实际上,初中生都知道,面对传染病,切断传染源、阻断传播途径这种事哪国政府都能做,只要动手做了,无论什么制度都能起到效果,只是效果好坏的问题,不要拿国情当借口。

韩国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韩国在发生疫情不久后,迅速采用了中国经验。

韩国总统23号就宣布将新冠病毒疫情危机预警级别上调至最高的“严重”级别,在12年MERS时,韩国都都没有提高这么高的预警。

接着,韩国把病毒感染的范围严格控制在了大邱市,也就是超级感染源的活动地区,并没有形成全国性的爆发。

同时,韩国也像中国一样,发动宣传系统,到处都是“战役”口号,让防疫理念深入人心。

因为提早做好了紧急准备,韩国的医疗系统并没有受到大规模的冲击。所以,韩国有能力每周测试14万个样本。

目前,韩国每天的确诊数量在持续下降,远远低于欧美国家,死亡率也只有0.7%,低于全球平均水平。

13日,中韩两国为共同应对来势汹汹的病毒,还成立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合作机制。

试问,韩国也是多党制,韩国做得到,为什么堂堂大英帝国,五常之一,就做不到呢?

英国政府发布的“作战计划”显示,抗疫计划将分为四个阶段:遏制、延缓、研究和减轻。

对于“延缓”阶段,英国政府想法是,一旦疫情已经难以控制,就尽量降低峰值的影响,将爆发期推迟到夏季。

用首相鲍里斯的话来说,就是将疫情的高峰往后推迟几个礼拜,则英国的国家医疗服务系统,将因为气温的升高和更少人患有普通的呼吸道疾病,而处于更强健的状态。

同时,更多的病床可以投入使用,全社会能够更好地应对,也能争取到更多时间进行医学研究。

但推迟疫情高峰的到来,也就会让更多人感染,这也就是所谓的“群体免疫”。

按照英国首席科学顾问帕特里克·瓦朗斯的说法,“大约60%的英国人需要感染新冠病毒”。

以全英国6700万的人口计算,60%的感染率意味着将有4000万人被感染。

这其实还不是最坏的结果。

(根据英国《卫报》15日的报道,在得到的一份英国卫生部的秘密文件显示,新冠疫情预计将在英国持续到2021年春天,可能导致790万人住院治疗,并且80%的人口预计会被感染。)

感染人多,害死的人多之外。英国的做法等于是原本自己承担的责任,最后全甩给其他国家了,会对其他国家造成严重的影响。

第一是经济影响。

世界要面对消极防疫带来的无休无止的境外输入,不得不时刻紧绷,采取严格的防疫措施,从而影响经济。

这个代价是世界无论如何也承受不起的。

就拿中国来说,这两个月以来,中国因为疫情防控,经济遭受了什么样的损失?

中国1-2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是负的,-20.5%,预估为-4%。

1-2月份工业增加值同比-13.5%,预估为-3%。

1-2月份不含农户固定资产投资同比-24.5%,预估为-2%。

1至2月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 -16.3%,前值 9.9%。

1-2月基础设施投资同比下降30.3%。中国2月城镇调查失业率 6.2%,前值 5.2%。

中国尚且如此,试问,欧洲各国面对英国源源不断的输入,要如何保住经济?

试问,如果欧洲国家守不住,转而放弃治疗,学英国这样不负责任的方式,面对无休无止的感染者,世界经济要怎么办?

美联储已经降息到了0,而且开始和08年一样推量化宽松印钞,底牌都打光了,今天开盘还是再度熔断,在二阶熔断的边缘徘徊,世界经济危机的爆发已经开始了。

新加坡、芬兰、瑞士这些小国家,在面对疫情和经济危机的双重难题,如何保证自己国家的经济不崩溃?如果经济崩溃,政府如何保证社会秩序正常运转?

如果英国要一意孤行,采取“群体免疫”,无论成功与否,损害他国是一定的。

在英国首相鲍里斯抛出“群体免疫”的抗疫政策后,世卫组织的发言人玛格丽特·哈里斯就出来公开说:

“我们可以讨论理论,但目前我们面临的是一个现实的情况,我们必须考虑采取行动。”

英国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主编火急火燎,连发十条推特,怒喷英国政府的防疫措施,是在拿公众的安危玩轮盘赌注。

连美国著名Fake News,CNN都公开批评英国政府是在赌博。

新加坡的发展部部长也在新闻发布会上点名批评,说对英国瑞士和日本有最大的顾虑。

新加坡的官员都敢这样公开批评,为什么我们的媒体人不能批评两句?

英国议会请愿网站,现在已经有超过25万人签字请愿,要求政府采取意大利式的更积极的防疫措施阻止病毒扩散。

这个时候,媒体难道不应当发挥监督作用,批评英国政府,督促他们积极防疫,为英国广大民众负责吗?

最近几天,北京,上海这些一线城市也感受到了,外国政府放任自流,导致大家恐慌性地逃离,汹涌的境外输入让这些城市压力倍增,北京小汤山医院都已经重新启动待命了。

第二是舆论影响。

就拿中国举例子吧,如果中国要当老好人照单全收,最后一定是吃力不讨好。

今天有一个留学生跟特警要矿泉水的视频,不知道大家都看过没有,她在被隔离的时候违反隔离规定要自己出门收快递,特警上门警告,她又说自己要喝矿泉水。

特警说特殊时期,就喝开水壶里的水就可以了,她就说开水壶里的水杂质多,喷特警不保障她的人权。
看过视频的网友都被她气炸了,不少同样的留学生说她给留学生群体丢人。

其实为什么她敢在特警面前这么无理取闹呢,道理很简单,因为中国人这边最好心,愿意搭理她。

她在外国敢提这么多要求吗?不敢,因为外国政府理都不会理,如果外国做得够好她也就不会回来了。

她敢跟外国警察讲什么不给矿泉水就是不尊重人权吗?

不敢。在外国,敢在警察面前这样无理取闹的,下一秒警察就要掏枪了。

恰恰是因为中国人太好说话了,她才能这么“理直气壮”地要求什么“人权”。

《让子弹飞》里面有一段经典对话,可以完美反应某些巨婴的这种心理。

“外国政府给你隔离吗?”“不给。”

“我给你隔离吗?”“给。”

“你恨外国政府吗?”“恨。”

“你恨我吗?”“不恨。”

“那你不去喷外国政府没人权你来我这里喷我没人权?!”

“因为你是好人!”

“这是TM什么狗屁道理?!好人就得让人喷没人权?!”

还有另外一个网名叫“豌豆公主病”的留学生,嫌自己等检测的时间太长,百般刁难社区工作人员,还拍了视频发到了外网。

但最近因为留学生回来的多,外来人员搭乘飞机,落地分流隔离流程确实需要十几个小时,等的时间长是正常的,基层已经在超负荷运转了,他们还是不满意。

他们发到外网的视频,也被外国公知拿来当枪攻击中国。

外来输入已经变成一线城市的常态了,如果不从源头解决问题,长此以往,就会导致啥都不做的外国政府没人指责,做了事的政府反而被人拿枪指着,不光在舆论场上非常被动,有限的医疗资源也会持续受到挑战,不可能一直这样下去的。

所以,中国的媒体不仅应该批评,而且需要主动出击,指名道姓地公开批评某些国家的消极措施,给他们施加舆论压力。倒逼他们行动起来,采取积极的防疫措施,保护自己国家的人民,也是保护全人类。

援助意大利是必要的,批评做得不好的也是必要的。

这,才是真正的人道主义。

具体可以怎么做?

2

首先,英国政府自己很清楚如果施行群体免疫会遭受怎样的口诛笔伐,所以他们目前官方是不承认的。

英国卫生大臣马修·汉考克于15日表示:

“群体免疫不是我们的目标或者政策,这是一个科学概念,我们的政策是保护生命并打败病毒。”

英国官方否认实行“群体免疫”政策,就说明了一个问题,英国的防疫方案目前对民众还是不明朗的。

英国NHS公开发布的防疫措施,要求“在家隔离”,但并没有明确提及“群体免疫”

这也解释了我们先前心中的一个谜题:英国政府采取物竞天择的“群体免疫”,为什么会有55%的英国国民支持?

为什么只有英国的医学专家,500多名科学家出来反对,大众对此的意见竟然是支持者偏多?

要知道,英国早已老龄化,在2018年65岁以上人口占比已经达到18.4%(如今可能更高),按人口数量计算则在1200万以上。

这些老人家难道不在乎自己的生命吗?

而英国为人子女的年轻人也不在乎自己的父母死活?难不成英国年轻人普遍都是带孝子?

要知道,对70岁以上老人进行隔离,是汉考克大臣15日才讲的,而且具体怎么操作还没有。此前英国老人就是“裸奔”,面对明摆着“歧视老人”的群体免疫,居然没有意见吗?

真相恐怕只有一个,就是大多数英国人民并没有get到“群体免疫”这个点。

说到底,虽然以约翰逊为代表的英国政府说的内容很让人失望,但是确实没有明说是要“群体免疫”:

“这是一代人的公共健康危机”

“许多人可能失去他们所爱的人”……

这话你不管怎么细品,如果没有第二天英政府首席科学顾问帕特里克·瓦伦斯那一通群体免疫的“高论”,也未必会往这处想,只有医疗专家才会一眼看出来政府想要做什么。

我忍不住再次放出《是首相》里面的经典台词:

你看,四个阶段里,他们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自己会放弃,而是用了各种各样的话术偷换概念,但实际上,他们一开始就放弃了。

英国官方公开的说法是,这是一种“拖延战术”,他们的第二阶段叫“Delay”。拖延战术跟群体免疫并不完全是一码事,是要减缓新冠疫情进程,把疫情及死亡率拖得“正常化”。

你细想,约翰逊这话与此前德国总理默克尔所说的“可能有60%至70%德国人感染”有什么区别吗?


所以,国际社会迫切地需要采取必要行动,迫使英国公开或者改变他的防疫计划,不能让他为所欲为。

病毒大军来了,全地球村的人都在积极抵抗,结果有一个神经病的不光不带口罩,还时不时对着村民开一枪。

这种情况,村民们肯定不会眼看着英国把事情搞得一团糟,而是用绳子把英吉利捆起来避免猪队友捣乱。

具体操作上,首先是发动舆论攻势。

国内外的媒体们需要追问英国政府,要求其对民众关心的多个疑点做出切实解释。还宜在事前后主动要当地有影响力的媒体跟踪报道、访谈。

你们既然说不是“群体免疫”,那么你们的措施到底是什么?具体细节如何?什么时候施行?

这个操作不需要有什么顾忌,因为这事不仅事关每一个英国老百姓的安全,而且跟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所有民众的利益都密切相关,我们需要一个解释无可厚非。

如就于晓华教授在《财新网》的访谈内容,或者就“英国终南山”的说法,或者就各路媒体爆料的英政府实际采取“群体免疫”的报道,展开进攻。

英国《卫报》15日报道,其获悉的一份英国卫生部的秘密文件显示,新冠疫情预计将在英国持续到2021年春天,可能导致790万人住院治疗,并且80%的人口预计会被感染。

这就是明摆着的“群体免疫”了。

从这种点出发,不厌其烦地发起质询,今天没有得到有效回复,第二天继续。

将问询过程及结果,主要在海外媒体上发布,并寻找渠道在英国舆论场传播。

目的在于让英国民众明确了解“群体免疫”的本质,引起他们对英国政府真实防疫方案的关注,形成舆论压力,反向逼迫英政府揭示其真实方案或逼其转向。

还可以鼓励研究者加大对新冠病毒境外变异及对人体健康影响的研究力度,把后果多严重翻译给英国人民好好看看。

国内某些媒体需要拿出前一段时间在国内那种“有点研究成果就要马上宣传”的劲头拿出来,到国际上去发表、宣传,像之前什么“对生殖能力有影响”啥的,会说你就多说点,特别牛逼的建议出书。

当然,如果英国年轻人觉得生不了孩子都无所谓,不死就行,那我们也只能徒呼奈何。

第二,将“群体免疫”命题拉上国际社会。

无论第一步能否逼使英政府最终公布其实际采用“群体免疫”,甚至说英国最终能“改邪归正”,都建议将“群体免疫”方案拿到国际上定性并推动国际社会为该方案施加重压。

这个问题相当关键,虽然像英政府这样的自知理亏,但不得不说,在没有国际上对“群体免疫”方案的“硬压力”的情况下,这个方案对很多国家的吸引力不言而喻——只要放弃脸皮,政府稳赚不赔。

简单说就是现在大家一致和病毒大军战斗呢,如果当逃兵没有任何惩罚,当逃兵是稳赚不赔的,英国很可能会形成示范效应。

比如,最近法国的教育部长也开始被忽悠着要投降了,说法简直跟英国人德国人一毛一样:

如果有人要当逃兵,那就要让他们为这一选择付出惨重的代价。

最直接的就是断绝和英国的通航,当逃兵的国家没有资格要求其他国家接纳自己。

最近几天,中国舆论场上关于英国做法的文章,无论正反方观点,往往都觉得:如果对方就是“耍无赖”,我们毫无办法,不能对对方进行隔绝。

我很诧异,为什么不能?

美国就直接对英国和爱尔兰实施了旅行限制,为什么我们不可以?

我们不但可以禁止,而且应当迅速地禁止。

同时,将所谓“群体免疫”方案及其对他国的威胁,以公开途径拉到国际社会上,让世卫组织甚至联合国进行揭示和讨论,推动国际社会对这种“当逃兵”的做法进行定性。

世卫组织明确表示:各国不能放弃

因为群体免疫对其他国家的威胁是实质性而且是长期的,国际社会需要达成共识,对采取“群体免疫”的国家实施“疫苗研制出来之前无限期禁止该国人及有该国旅行史者进入非群体免疫国家”的措施。

选择群体免疫的国家没有理由抱屈,试想一下,如果英国内部只有伦敦和曼彻斯特实行了群体免疫,利物浦难道会允许伦敦人和曼市人入城?

第三,英国作为岛国,必须的物资一定要从外界输入。

英国马修大臣在15日的发言中说,英国目前仅有5000台呼吸机,而所需的数量是现有的“很多倍”,“如果你生产了一台呼吸机,我们就会购买,买多少都不算多”。

这相当于告诉我们,英国买不着机器那可是要命的事。

那要制裁消极防疫的英国政府就很容易了,禁绝国际社会向群体免疫国家输送相关物资,或至少对医疗物资进出口做出国别分级,群体免疫国家购买物资关税加重,采取积极防疫的国家减免税负。

简单来说就跟抗日战争中一样,蒋委员长被压在重庆的时候如果和日本人眉来眼去想要投降,美国人就不断对蒋介石施压,因为中国如果丢了,日本军重心全部转移到太平洋战场上,战争的难度会成倍地增加。

病毒现在就好比法西斯,全世界的物资都必须优先供应战争前线。意大利现在的情况十分困难,中国的机器就可以卖给他们,英国就不需要了。

当逃兵的国家没有资格要枪弹要装甲车,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吗?

总结一下就是,我们需要通过媒体和官方的多方面的努力,让国际社会形成一种共识。

如果你选择积极抗疫(不一定非要求是中国方案),你将获得:

1、较低税负的国际医疗救援物资的支援

2、占据全球半壁江山的医疗物资生产第一大国的一定物资援助

3、良好的国际声望和相关国际组织的支持

如果你选择“群体免疫”,想要政府经济,不要人命,搞群体免疫,把防疫压力全丢给其他国家,那你就必须承担:

1、国际道义压力

2、自绝于国际社会(物理)

3、断绝外援或以高昂的税负代价才能获得相关物资

4、国内舆论上随时“露馅”的风险

5、抗疫结束后仍难以“自证清白”

通过以上操作,可以让“逃避可耻但有用”的国家考虑一下当逃兵的巨大惩罚,也可以让处于观望态度的国家提供一个选择,让他们倾向于选择站起来积极防疫。

我知道,肯定会有人对这样的状态感到不适应。

因为这会有一种“中国作为老大站出来带风向”的感觉,此前这个角色中国始终没有担当过,大家会觉得别扭。

但是首先,从切身利益上来说。我们都学过历史,都知道英国绥靖纳粹之后,让全世界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才结束战争。我们决不能这样坐视不管,让英国政府再绥靖一次病毒,病毒可比纳粹厉害多了。

比起被动防御,主动出击付出的代价要小得多,意大利会证明这一点。

其次,这一次对病毒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全世界国家态度并不一致,到现在还没有建立统一战线,战“疫”的形势不容乐观。

中国作为具有战胜病毒经验的国家,现在的情况和珍珠港前后的美国很像,需要果断站出来做出表率,勇敢地去承担这个“世界领导者”的角色,带着大家建立统一战线,把积极防疫的国家搞得多多的,消极逃避的国家搞得少少的,这才是全人类的取胜之道。

而且,这个人类对病毒的统一战线,还可以有另外一个更好听更提气的名字,那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