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开错药,全球恐慌加剧!

2020-03-17

这样暴力降息、释放流动性,美联储历史上罕见。

只要疫情危机还处于爆发状态,很少有人会因为利率降低了了市场利率去冒死消费。逆全球化的政策都注定是失败的,逆全球化的幸灾乐祸注定是损人害己收场。

当地时间3月15日,美联储再度意外降息,将联邦利率的目标区间下调至零至0.25%的超低水平,并推出7000亿美元的量化宽松计划;同时,将数千家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降至零。

这套“政策铁拳”打下来……资本市场一片哀鸿:美国股指期货一度触及跌停,澳洲指标股指在开盘头15分钟内下跌7%,美债期货跳涨逾一个整点,WTI原油价格一度大跌逾10%……

这样暴力降息、释放流动性,美联储历史上罕见。别说我没见过,资本市场也没见过,而且也没思想准备。3月3日美联储紧急降息50个基点,国际资本市场的反应是——“吓尿了”,真的不知道怎么文雅地形容,请原谅我,只能用这个很不雅观的词了,而且后面还要用上。很明显,这两次突然降息的操作是对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后的救市措施的“致敬”。

可是,效果却是适得其反。大力放水非但不能稳定市场,还加剧了恐慌。

为什么会如此?因为吃错药了。

01

疫情恐慌不等于流行性恐慌

明明是新冠疫情,非要灌大黄巴豆的虎狼药,这不是吃错药了吗?08年危机一头是欧洲的希腊债务危机,另一头是两房次贷危机,都是金融领域出了问题,讲白了就是不良资产泡沫破裂,大量货币“人间蒸发”。

先不管靠各个主要经济体联手大“放水”的后遗症有多严重,至少这确实是金融领域的流动性不足引发的危机,“货币放水”是对症的。

缺钙补钙,缺钱补钱,从治标角度看肯定有缓解作用。

但是,这次的情况完全不是一回事。华尔街预测人士预计,美国经济将在今年上半年陷入衰退,复苏的形势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国地方、州和联邦卫生官员如何减轻病毒的传播。这次的问题是缺疫苗、缺特效药,而不是缺钱。只不过这个跌、那个跌看上去是缺钱,其实市场信心的崩溃不是因为没有钱,而是因为病毒疫情造成了投资、消费受损的前景。

放水能抑制疫情恐慌吗?显然不能。只要疫情危机还处于爆发状态,很少有人会因为利率降低了了市场利率去冒死消费。

疫情造成了经济活动基本面受损了,放水不解决问题——得了阑尾炎要么手术,要么消炎,再敷衍也是吃止痛片,你给他打几瓶葡萄糖能有什么用?病人只会更慌——这不是遇上庸医了?他没招了?

而这就是美联储这次扮演的角色,“庸医”背后还有个糟糕的“院领导”——不是武汉中心医院那两位,而是美国总统特朗普。

02

滥用货币政策成瘾的宏观经济管理

美联储一直是世界上最牛的央行,没有之一。牛是牛在美元的国际地位,也是牛在管理技巧。当年格林斯潘任期跨六届总统,被尊为“美元总统”,代表了美联储的鼎盛时期。
▲格林斯潘

美联储的强项在于独立于政府之外的专业性,总统喷美联储主席不稀奇,但是大部分情况下就是个情绪发泄,美联储制定货币政策主要还是专业的长期视野。

和政府政策协调也不能超出独立、专业的范围太远。但是,美联储在格林斯潘之后,立场越来越不稳,越来越被政府的短期目标牵着鼻子走。

到了奥巴马时代,索性一路低利率。等于放任政府把宽松货币这幅治病用的药当饭吃了,这造成了双重后果。

第一重后果,美联储受政府短期目标影响,变“蠢”了。

放弃了宏观货币政策专业性的长期责任,满足于眼前目标的实现。合理的货币投放量并不总是受政府欢迎,货币超发对提振短期经济繁荣、增强政府财政总是有利,而美联储本来的任务是阻止这一倾向。但是,美联储迎合政府的干预压力,放弃了这一责任。

第二重后果是政府、企业界甚至民间人士,越来越迷信宽松货币政策。美联储长期的宽松货币政策,让金融机构、企业等经济部门只适应“遍地是钱”的环境,自身的风险意识和防范机制下降,高度依赖政策。

真的“狼来了”,低利率的暖棚里裸奔习惯的经济界就成了赤裸羔羊了。

美联储这次暴力放水就是受这双重后果影响的作用,而特朗普总统的经济理念也是很强的触发因素。

03

经济学”的是与非

特朗普是企业家出身的总统,他的经济政策思路来源于作为企业家的实际经验。去管制、减税、低利率,是“特朗普经济学”的“三大神器”,目标都是营造一个让企业发展比较舒服的环境。

问题在于,去管制和减税具有宏观和微观的普适性。从企业经营的微观环境到国家经济政策的宏观环境,都是很合理的,而且非常对症。但是低利率就要打个问号了。

企业当然喜欢低利率,“满地是钱”多愉快啊。但是,宏观经济角度看,利率过低导致投资过热的风险是很可怕的。利率是衡量市场风险的尺度,市场总是有风险的,天灾人祸、不可抗力等等。这个风险一直在变,风险变化保持一致的利率才能有效管投资。

一味的低利率等于把家里保险丝换成了铜丝,一时之间是没毛病了,灯也亮了,电扇也转了。但是,长期过载,你也不知道哪儿电路老化了。等到电力系统真因为长期过载垮了,那就不是小修小补能够搞定的了。政府干预压低利率的副作用也一样,钱来得容易、花的潇洒,金融系统就不断积累风险,直到某个节点垮了,拖累整个经济。2008年的次贷危机就是这么发生的。

因此,低利率确实有利于企业,但是不利于宏观经济的风险控制,最终会导致企业在内的整个经济系统失速。政治素人、企业家出身的特朗普缺乏宏观经济的经验和视野,在这一点上他比当过州长的里根总统差很多。与此同时,他对货币政策的适用范围也缺乏认知。

他上任后,鲍威尔领导的美联储试图结束奥巴马时代长期0利率的政策,特朗普就抱怨,主要理由就是干嘛奥巴马时代美联储给的“待遇”那么好?他没意识到,他的干预和奥巴马一样糟。奥巴马留下的烂摊子,是该收拾了。美联储趁着经济平稳升息是对的,选择的时机好不好可以讨论,但方向是正确的。

新冠疫情来了,特朗普对降息的积极性显然很高,即便上一次降息的市场效果不好,也没让他意识到宽松的货币政策是不对症的乱吃药。他还认为放水不够,这是陷入了思维定式陷阱的典型表现。

很多人一副药吃下去发现好像没舒服嘛,第一反应不是去考虑是不是吃错了,而是本能地反应“药没吃够”。再加上大选年本来就很焦虑,“药不能停”的心态造成了特朗普的决策失误。而鲍威尔这次不知道是破罐子破摔,还是真被全球资本市场的雪崩被吓尿了,索性放到底……

04

后果不好,但不是末日

这次大放水的后果肯定不会好,恐慌不会因此消失。还是那句话,放水也不能对付病毒,有钱也不敢冒那生命危险去扩大消费、增加投资。如果因此出现个“小阳春”的波段,那就更危险了。不该涨的时候涨多少,后来都会加倍跌回去。这没办法,在疫情没有到达峰值前,黑天鹅、灰犀牛等魑魅魍魉还得折腾一段。

因此,美联储这时候利率大动作只会增加全球金融系统和货币体系的不确定性,主要汇率、国际大宗商品和资本市场的价格体系都会受到波及。

全球经济现在是个病人,上下折腾肯定更不好。但是,经济开启危机模式,也不等于末日来临。从疫病恐慌到经济恐慌,都有一个平复过程。生活总是要继续的,经济活动也会继续的。这次美联储放水的错误是提前打掉了大把子弹,但也不是真的弹尽粮绝。

特朗普“三大神器”中的“去管制”已经开始使用,放松乃至暂停对医药行业的政府管制是非常及时的政策。如果这一政策能坚持有力地推行,剪掉FDA的钢牙利齿、各州的胡乱管制,那么美国医药产业本身的爆发力是可以期待的——一部分“水”是可以有效利用的。

而且,这才是对症下药,真正能缓解市场恐慌情绪的就是医疗技术进步,和产能扩大的医疗资源支持。如果全球抗疫长期化,让医药行业挣脱政府管制的束缚是必然的解决之道,而且也正逢其时。

最后要说的是,全球经济一体化是不可逆转的,试图逆转这一趋势造成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惨痛后果,而且逆转也没有成功。

因此,逆全球化的政策都注定是失败的,逆全球化的幸灾乐祸注定是损人害己收场。持续关注疫情之下的全球经济,要保持这一清醒的立场。